東華三院越峰成長中心    
    imgimg中心服務img青年地帶img家長天地img中心出版img聯絡我們    
   

「186 186」禁毒電話諮詢 及
「98 186 186」禁毒即時通訊諮詢服務



「186 186」禁毒電話諮詢服務
"186 186" Anti-drug Telephone Enquiry Service

禁毒處委託了本院越峰成長中心提供由專業註冊社工接聽的禁毒電話諮詢服務,讓市民查詢吸毒問題相關資訊,並因應需要,直接向當值的社工尋求即時輔導或戒毒轉介服務。倘若你有需要使用上述服務,歡迎致電「186 186」,選擇適當語言後按「1」字,便可直接與當值社工對話。

服務時間為每日二十四小時。

The Narcotics Division has commissioned Tung Wah Group of Hospitals CROSS Centre to provide anti-drug telephone enquiry services manned by professional registered social workers. Members of the public can approach social workers to enquire about drug abuse problem and related information, or having regard to individual needs, seek immediate counselling or referral for treatment services from our social workers. You are welcome to dial "186 186" for using the services. After choosing the suitable language, please press "1" to talk to our social worker directly.

Operating hours: 24 hours daily



「98 186 186」禁毒即時通訊諮詢服務
"98 186 186" Anti-drug Instant Messaging Enquiry Service

為方便有需要人士使用便捷的求助途徑,市民現可利用智能電話即時通訊程式「WhatsApp」及「微信」查詢吸毒問題相關資訊。你可利用該兩個即時通訊程式發信息至「98 186 186」。有關服務由專業註冊社工提供資訊及協助。

即時通訊的服務時間為每日上午十時至下午六時。

To facilitate people in-need to seek help in a way that is convenient to them, the anti-drug enquiry service can also be access through instant messaging platforms of WhatsApp and WeChat. You can make use of the two mobile phone applications to send message to "98 186 186". The service is operated by professional registered social workers to provide advice and assistance.

Operating hours: 10am to 6pm daily



186186禁毒熱線服務回顧:戒毒同行者

不經不覺間,通訊來到了最後一期。筆者自加入熱線服務團隊後,接觸了很多有需要的吸毒者及其家庭,所接觸的每一個個案都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故事。能夠協助來電者處理自己及親友的吸毒問題,能夠成為服務使用者的同行者,實在為每位工作人員帶來不少的滿足感。回顧走過的歲月,提供熱線服務的挑戰,莫過於「貴乎神速,同心同行」這八個字。

「貴乎神速」— 提供即時支援
每一位致電熱線服務的求助者,都帶著他們切身需要來尋求服務,所以我們每位工作員除了要即時提供所需資訊外,還要透過電話通話或短訊,提供情緒支援。
曾有一位育有三名子女的董太(化名)哭訴丈夫吸毒問題,情緒幾近崩潰。太太每天照料家人的日常生活起居已經疲憊不堪,卻還要與精神狀態不良的丈夫角力。她在電話中說,她是抱著最後一試的心態來電,並分享說,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可見其精神壓力極大。
工作員在接聽熱線時,一方面要向董太了解她先生的吸毒習慣和所衍生的行為問題,以致協助董太掌握毒品的相關資訊,讓她明白丈夫有可能面對的精神困擾;另一方面,又要提供情緒支援,分擔董太內心感到的不安,既擔心丈夫身體狀況,又害怕丈夫傷害家人,飽受負面情緒煎熬!
工作員不單只在電話中提供援助,還安排了跟進服務,在董太的配合下,工作員在接聽熱線的7個工作天後,就安排了一次家訪,希望能提升董生的戒毒動機。
「貴乎神速」—我們提供了即時支援和迅速跟進的熱線電話服務。

「同心同行」—協助家人互相了解
要協助戒毒人士走上復康之路,家人的了解和支持是很重要的。但往往吸毒者因毒品問題,常常未能維持與家人有效的溝通,以致無法攜手同行,面對吸毒引伸出來的家庭問題。若能協助吸毒者及其家人加深了解,改善溝通,吸毒者就會有更大動力去處理問題。協助家人同心,家庭就能同行。
家訪當天,董生董太除了提及毒品問題外,亦談到多年來的相處及溝通問題,積怨非淺。兩夫婦不時面紅耳赤地吵架,互數不是。工作員一方面表達同理心,協助兩夫婦表達自己面對的難處,讓他們知道工作員對他們的接納;另一方面工作員鼓勵他們溝通時持開放態度,改變過往溝通方法,以聆聽和諒解取代嘮叨和責備。最終董生願意接受戒毒輔導服務,整個家庭願意重新出發,同心同行之後的道路。

總結
最後,讓我們向每位服務使用者致謝,多謝你們的信任,和我們分享了你們的生命故事,希望你們能在家人、朋友和不同的專業人員協助下,過著健康快樂的生活。也希望其他吸毒者能積極主動正視吸毒問題,盡快致電186186禁毒熱線,尋求協助。



186186禁毒熱線呈獻: 阿偉的故事


如何幫助重覆吸毒的家人呢?

「兒子走到如此地步,我才發現作為父母要有同理心,代入他的角色,明白他的辛苦。我明白兒子很想戒毒,但他欠缺一份愛和支持。」

一位吸毒者母親的自白

家人尋求協助
一年前,兒子身體日差,連工作都出現問題,最後更失業,加上欠下巨債。流盡眼淚的雅女士自覺無法長此下去,便開始搜尋戒毒資料,剛好看見186186的電視宣傳,叫人不要「收收埋埋」。雅小姐就鼓起勇氣,致電尋求社工協助。

兒子重覆吸毒
自社工第一次家訪後,兒子表示願意接受戒毒服務,也表現十分積極。只是,當雅女士發現「一桶桶」的咳水樽收藏在家中各角落時,她和丈夫心知肚明兒子的戒毒「進程」!面對兒子重覆吸毒,雅女士顯得有心無力,不知如何面對,只好直接到中心,與186186熱線服務的社工傾訴。

社工支援
為要協助兒子戒毒,雅女士由自己踏出第一步。在社工的協助下,由認識毒品開始,學習與兒子溝通。又加入了家長小組和Whatsapp 支援小組,和組內的同路人吐吐苦水,互相支持,聽多一點別人的故事,慢慢學識體諒別人,自己也學懂要放鬆面對。面對兒子吸毒的問題,她雖然失望,但選擇不放棄。過去一年,雅小姐坦言自己在失望中有學習,學多一點和兒子溝通,反思自己對兒子的影響。雅女士發現自己好少讚賞自己的仔女,但回心一想,有誰不想被自己愛的人讚賞呢?雅女士決定要做一個給予兒子力量,而不是破壞他僅有的、渺小的信心的母親。

母親的心底話
「死啦,個仔咁樣吸毒,人地會問我點樣教仔,教到個仔吸毒」。作為父母需要放下自己的輩份,以朋友的身份,多與兒子溝通。少一些抱怨,多一點聆聽,多一分分享。在中心和小組內接觸不同的家庭和吸毒者,雅女士才發現無論誰都會經歷人生高山低谷,總要學懂放鬆面對,互相扶持。每個人的故事都不一樣,但一個又一個的故事,原來都可以幫助自己和別人渡過難關。雅女士希望兒子往後可以用自己的經歷去勉勵其他人。最後,這位陪伴兒子走過了5年戒毒日子的母親,寄語兒子「跌倒再起身,不會有人看輕你。要懂得愛惜自己,路總可以走下去的」。

若你在處理吸毒的家人時,遇到困難和不了解的地方,可以來電186 186或者WhatsApp/Wechat 98 186 186查詢戒毒資料和向社工求助。希望雅女士的分享,可以幫助吸毒者的家人,踏出求助的第一步。



「冰毒」雖冷,但我們堅持同步過冬

廣東人有句說話「冬大過年」,即是冬至比過年更加重要。昨天剛剛過了冬至,這張照片便是工作員前往探訪「阿明」時,他們一家五口,三代同堂吃飯的情景。

根據「阿明」媽媽憶述:「我哋三、四年前喺電視睇到186186已經想打比你哋,不過佢話(用手指向「阿明」)自己戒,我選擇信佢,點知唔得嘅,令到全家人都好失望囉。」「阿明」沒有回應,繼續在旁與女兒玩樂。

「阿明」已飲了10年B(咳水),近年轉了吸食冰毒。因長期吸食冰毒,「阿明」漸漸產生被迫害妄想思維。工作員第一次與「阿明」見面時,「阿明」表示自己被住在樓上的見習記者,用可轉彎的軍用望遠鏡監視,用讀心器同自己溝通,主要是想收集他吸食冰毒的證據。「阿明」的太太表示,「阿明」早前用報紙將所有房間的窗門封實,不時對著窗外破口大罵,亦會走到樓下報警求助。

「阿明」媽媽續說:「我哋之前見到佢咁,真喺好徬惶,唔知有咩人可以幫到我哋。我阿女叫我打186186搵人幫手。」「阿明」媽媽便鼓起勇氣打了186186,當時當值社工向她講解吸食冰毒後的反應及家人應對方法。除此之外,工作員建議「阿明」媽媽接受短期跟進輔導服務,希望透過社工家訪,接觸兒子提升他戒毒動機。「阿明」媽媽望著工作員,一臉欣喜地說:「真喺無諗過會有社工主動上門搵我個仔,當時個心即刻定咗落黎。好似個人有番啲希望。」

經過接觸社工兩個月後,「阿明」與家人的關係漸漸開始產生變化。「阿明」媽媽說:「佢以前脾氣好差架,佢依家肯忍住唔發脾氣,老竇又收左啲火。老竇腳痛,佢仲肯幫老竇捽腳。雖然仲會自己傻笑,起碼唔會周圍鬧人,真喺嚇親人。」「阿明」的太太接著說:「佢依家好識野,控制到唔會鬧空氣,就算鬧都攞住部手機扮傾電話。無以前咁癲,我同個女都無咁驚。」

「阿明」現在願意由社工陪同前往見精神科醫生,亦不抗拒承認自己有吸毒習慣。「阿明」媽媽和「阿明」的太太亦有參加家庭支援小組及由醫護人員提供的戒毒講座。「阿明」媽媽的回應:「以前好難同人講自己個仔吸毒,就算幾好朋友都唔敢講,更何況親戚。黎中心參加活動後,發現原來有咁多家庭都有呢個問題,有啲仲差過我,我哋可以喺個小組度暢所欲言,唔驚比人睇唔起,多咗好多支持同鼓勵。」

「阿明」媽媽最後還向工作員說:「我哋做人阿媽既,見到個仔咁我都好唔開心,覺得好孤獨。所以,我建議所有遇到有吸毒問題既家人,唔好再自己去面對問題,快啲搵人幫手。只要有人在,人就有希望。



吸毒者家人的分享 - 愛使人堅強

美姐現年55歲育有兩名兒子,當發現三十歲的細仔吸毒時,她形容自己當時的心情是異常平靜,事實上是她不知如何處理。「家醜不出外傳」,同時覺得沒有人會明白她的苦惱。所以,她選擇了獨自面對兒子吸毒的問題。美姐擔心親友知道了會影響兒子日後的形象,甚至連老公也不知道兒子吸毒。美姐希望用"口水"說服兒子戒毒。可惜,每次的口水攻勢都令她和兒子的關係變得緊張,她更覺無助。不過,她一直堅持“為人父母既就係預咗要為啲細路付出”。縱使兒子在戒毒的路途中跌跌碰碰,她依然陪伴兒子左右。

打186 186熱線時的考慮
在長期吸食毒品的影響下,兒子身體開始出現問題,情緒亦變得起伏不定。當兒子開始有幻覺,打電話向她求救時,她二話不說便開始搜集資料。最後,她從親戚口中得知186 186戒毒熱線,打算了解多一些戒毒服務資料,沒想到當值社工陪她傾了足足一個半小時,多年的心事終於有人能明白和體會。當社工提出可以家訪時,她覺得無論兒子願不願意戒毒都好,一試無防。美姐說那像是找到多一條出路,多一個希望。但答應家訪後,美姐的心情反而更矛盾,“社工會唔會帶警察上來拉走個仔” “細仔會唔會覺得反感”此等種種想法一直困擾著她。家訪當日,她和兒子一起在家見社工,兒子答應找方法嘗試戒毒,矛盾緊張的心情才得以放下。

彼此成長,成功是什麼?
在社工介入的半年中,美姐像和兒子再一次共同成長。美姐看著兒子由足不出戶,到定期參加健體活動和小組,慢慢體會到兒子在改變。不單兒子有改變,美姐也再一次重新思考人生的意義,到底何謂成功的人生呢?近期她反覆在想 "是不是兒子大富大貴,她的人生才會快樂呢?"最後,她給自己的答案是只要兒子平安健康地生活,她就快樂。兒子若能夠安穩健康地生活,她便心滿意足。雖然美姐和兒子在生活上仍時有爭吵,但大家似乎又明白對方多點。當然美姐也時有擔心兒子會否再次吸毒,但她還是選擇相信和支持兒子繼續戒毒。

愛和聆聽
兒子由吸毒走到戒毒,美姐發現唯一能夠傾訴的對象是自己的媽媽。直至打186 186熱線後,當值社工耐心地聆聽和支持,讓她多了一份勇氣陪伴兒子面對未來。而在社工介入後,她開始明白有愛才能堅強,支持和陪伴才能讓兒子找回平安健康的生活。

美姐知道面對孩子吸毒時是無奈和孤獨的,在此透過分享自己平凡的故事,讓其他面對同樣問題的家庭可以多一分力量去面對和前行,同時亦希望同路人互相支持。

家有吸毒者,家人通常都會異常焦慮,打俾我地186 186啦。



醫社合作助戒毒

家庭醫生在社區提供基層醫療服務,經常會遇上因吸毒而引發各種生理問題的求診人士。因此,家庭醫生是辨識吸毒或潛在有吸毒問題的第一線,並可作轉介,協助吸毒者連接相關戒毒服務。而另一方面,當吸毒者前往東華三院越峰成長中心尋求協助時,亦可經精神科護士作出初步評估,有需要人士亦會轉介到家庭醫生接受診治。

今期網絡禁毒文章邀請了東華三院越峰成長中心的醫療合作夥伴陳海聰醫生接受訪問,為我們介紹家庭醫生在處理吸毒問題的角色、如何與戒毒服務配合、辨識吸毒問題。

訪問員 (訪) 陳海聰醫生 (陳)

訪:家庭醫生是怎樣協助有吸毒問題的求診者?
陳:一般而言,家庭醫生的專業主要是處理求診者的生理問題。但單靠處方藥物醫治生理問題是不能有效地協助求診者戒除毒癮,反而生理問題得到舒緩,吸毒的根本問題沒有得到合適的治療,求診者只會不斷因身體不適而前來求診,難以徹底地幫助他/她戒除毒癮。
曾接受處理吸毒問題培訓的家庭醫生會在診症時,保持一個開放的態度去瞭解求診者吸食毒品背後的動機和原因,使求診者明白醫生不僅是處理他/她的生理問題,還會協助尋找戒毒的可能性,從而提升他們的戒毒動機。而瞭解吸食毒品背後的動機和原因,一方面可以協助我們在斷症時考慮用藥的方向,另一方面我們會為求診者提供合適的服務轉介,鼓勵他/她處理吸毒的根本問題。

訪:家庭醫生與戒毒服務之間又可以如何互相配合呢?
陳:吸食毒品不單純引發出生理問題,亦會衍生心理及社交問題。正如之前所說,家庭醫生的專業主要是處理求診者的生理問題,在有限的診症時間內處理病人的心理及社交等問題是不可能做到的。從病人最大的利益方面著想,他/她的心理及社交問題則需要轉介到濫藥者輔導中心或其他專業人士協助處理,而家庭醫生可以從生理方面進一步提升病人的戒毒動機。
就現時醫生與戒毒服務的合作而言,社工以個案管理模式處理吸毒者的問題,除處理家庭、社交及環境問題之外,亦會負責協調不同專業人士幫助吸毒者在社區內接受戒毒治療,而家庭醫生則可以發揮其專長,集中處理吸毒者的生理問題,同時心理學家亦可提供適切的心理治療,這個跨專業合作,可發揮協同效應,為吸毒者帶來更理想的治療效果。

訪:在甚麼情況下吸毒者應向家庭醫生求診或向精神科醫生求診?
陳:簡單來說,吸食毒品必定會導致不同程度的精神反應,但不是吸食每一種毒品均會出現精神病徵狀。從家庭醫生的角度,我們以處理生理問題為主,當吸毒者因吸食毒品而出現一些生理徵狀,例如尿頻、胃痛、體重下降、失眠、血壓不穩、心跳加速等,應及早向家庭醫生求診。而當病人因吸食毒品而出現精神病徵狀例如幻聽、幻覺、妄想被迫害、情緒失控或起伏不定、等,應及早向精神科醫生求診。亦有些病人會擔心被標籤成為精神病患者而諱疾忌醫,耽誤了最佳醫治時機,往往造成更長遠及重大的傷害,這是我們不想看見的情況。

訪:從生理方面,有甚麼可以讓家長及早辨識子女有吸食毒品問題?
陳:我不建議單憑一些生理反應而判斷子女有吸食毒品的習慣,例如子女經常出現尿頻,有可能是因為身體機能出現毛病而導致的問題,不一定是因為吸食氯胺酮而導致膀胱收縮。我們應以多方面作出評估,例如,在社交方面,學業或工作表現突然轉差、性格變得孤僻、社交活動減少、對有興趣的活動失去興趣、生活習慣突然轉變、經常在晚間外出,等,在精神方面,記憶力或專注力轉差、反應變得遲緩、或如之前所述,出現幻聽、幻覺、妄想被迫害、情緒失控或起伏不定、等。
如在社交及精神方面曾經出現以上情況,再加上生理方面出現問題,吸食毒品的可能性亦會較大。然而,家長亦不必過分懷疑子女有否吸食毒品,這反而導致家人關係變得緊張,更難以坦誠相對。如子女出現一些疑似與吸毒有關的生理問題,應關心他們的身體健康情況為先,陪同他們前往診所或醫院求醫,免得令病情惡化,造成更大的傷害。

訪問總結:在社區為本的戒毒治療及康復支援服務當中,醫療支援屬於不可或缺的一環。醫生除了為吸毒者提供藥物治療處理生理或精神問題,並會為吸毒者提供適切的服務轉介。透過醫生與註冊社工的緊密合作,戒毒治療才能發揮更大的效果。如發現家人或親友有吸食毒品問題或懷疑有吸食毒品問題,應鼓勵或陪同他/她前往診所求醫或到戒毒服務中心接受服務。

遇到困難時,應致電186186禁毒熱線或發短訊到98186186即時通訊服務,向註冊社工查詢專業意見及尋求服務轉介。



臨床心理服務如何協助吸毒者?

吸毒者是否可以重新建立新生活,除了身邊家人的支持之外,也往往有不少專業人士的協助。在濫用藥物輔導中心,臨床心理學家亦是擔當一個重要的角色。我們藉著訪問東華三院越峰成長中心的臨床心理學家曾肇強先生,希望對於臨床心理服務有更多的認識。同時,可以協助我們了解戒毒服務,傳達資訊給有需要的人士和幫助他們建立新生活。

訪問員:在濫用藥物輔導中心,臨床心理學家主要的工作是什麼?

曾肇強:作為濫用藥物輔導中心專職團體其中一員,臨床心理學家透過應用心理學的原理去協助服務使用者解決或紓緩各種情緒、思想和行為上的問題。以東華三院越峰成長中心的臨床心理服務為例,臨床心理學家主要提供專業心理評估及治療兩方面的服務。中心透過臨床心理治療,深入處理吸毒人士的心理需要及困擾並配合社工輔導、專業護士等的跨專業合作,共同處理及制訂合適的戒毒計劃。

訪問員:臨床心理如何幫助服務使用者,包括吸毒人士及其家人?

曾肇強:臨床心理學家因應服務使用者的問題,透過科學化的心理測試,行為觀察和專業面談進行一系列有系統及客觀的心理評估。根據評估的數據及資料,臨床心理學家會就服務使用者的心理狀況和他們提出的問題,作出評估及分析,並針對不同吸毒人士需要,與服務使用者商討後制訂最合適的心理治療的目標和程序,幫助當事人改變對事物的觀點、感受及情緒反應,提高個人的適應能力及消除心理困擾,增加戒毒的成效。如有需要,臨床心理學家亦與其家人會面,幫助家人了解及處理吸毒人士相關的行為和情緒,亦協助家人維持良好的心理健康質素。

訪問員:作為臨床心理學家,你對於吸毒人士有何看法?

曾肇強:在臨床經驗中,吸毒人士面對自身吸毒及其相關的問題大多不堪了解。吸毒人士往往走向兩極。有些看吸毒為甚難處理的事情,認為自己不可成功戒毒,因而降低其戒毒動機以致在吸毒過程中輕易放棄。另一些看吸毒為自身可駕馭的事情,認為自己可容易控制吸食,不在於處理吸毒及其相關的問題,結果是推遲其戒毒計劃。其實,吸毒的成因是複雜的,亦與其他生理、心理及社會因素互為因果。如吸毒人士面對長期或過度的緊張、擔憂、恐懼、抑鬱、失眠、生活壓力、與人相處困難、遭到重大打擊等,或因吸毒影響身心健康、日常學習、工作或社交生活,吸毒人士應了解、面對以至於處理吸毒及其相關的生理、心理及社會因素所引發的問題,增加戒毒的成效。

訪問員:在工作中,你遇到最大的挑戰是什麼?你可以分享一個印象深刻的工作經歷/個案嗎?

曾肇強:最大的挑戰是怎樣培養、維持吸毒人士的戒毒動機及平衡達到戒毒成效中所需的時間。剛才我講到吸毒人士往往走向兩極化,在臨床經驗中,培養及維持吸毒人士的戒毒動機常常是首要的目標。吸毒人士如能看到一些戒毒的成效往往可以維持以致加強吸毒人士的戒毒動機。在起初的臨床過程中,怎樣與吸毒人士制訂一些又合適但又預期可達到的治療目標和程序,往往對日後戒毒的成效是有著關鍵性的作用。我以一個吸食氯胺酮(K仔)的個案為例,這個案在吸食K仔數年後到本中心求助及被轉介到臨床心理服務。起初這個案帶著心灰意冷的態度,認為自己不可成功戒除吸食K仔,決意放棄。培養及維持該個案的戒除吸食K仔的動機當然是首要的目標,在過程中,在與個案分享評估結果及分析個案吸食K仔的心理因素後,改變了一些個案對吸毒的觀點及其後與個案制訂減少吸食K仔的數量和次數的目標。這個案開始嘗試「成功」的經驗後加強了對戒除吸食K仔的動機。個案其後更開始面對及處理較深層的心理困擾因素如怎樣處理生活/工作壓力、負面思維及情緒反應等,亦減少了個案對使用吸食K仔來處理心理困擾的誘因。現在,這個案已一年多沒有吸食K仔了。

訪問員:最後,你會如何鼓勵吸毒人士和其家人面對困境?或者你會有何建議給他們呢?

曾肇強:吸毒雖然是複雜的問題,但亦有有效的方法去處理或減輕其影響。因吸毒人士和其家人面對著長期進退兩難的困局,他們較容易使用放棄或逃避的方法去面對。要明白只採用自己的方法去面對吸毒,效果不是預期中所想的。正如剛才我講到,吸毒亦與其他生理、心理及社會因素互為因果,處理吸毒的問題,不能單打獨鬥。現今社區中有濫用藥物輔導及相關的專業服務,「行出一步,接受幫助」方為上策。



腦殘是怎樣造成的?

在2013年,香港中文大學姚大衛教授發佈一項研究,證實氯胺酮 (K仔) 影響人類腦部多個區域,而前額葉、頂葉側區及小腦受影響最大。姚教授指出,如果腦頂葉側區出現問題,很多聯想就會消失,例如你媽媽在你面前行過,你也不能聯想到這個是你媽媽。若果這些腦功能受損,日常生活將會變成一片混亂。

今期網絡禁毒文章有幸邀請了香港中文大學姚大衛教授為我們講解吸食危害精神毒品對腦部的傷害。

訪問員 (訪);姚大衛教授 (姚)

訪: 氯胺酮是一種甚麼物質?

姚: 氯胺酮早期是用來麻醉病人,由於價錢便宜,在一些較落後的國家如非洲仍然會使用氯胺酮作為麻醉劑,所以世衛並沒有把它例為禁藥。

而氯胺酮會在人體分兩個階段產生兩種不同效果,第一階段是抑制效果,令人體失去感覺,整個人開始變得輕飄飄。抑制過後便會進入第二階段產生興奮狀態,即一般所說靈魂出竅,出現精神分裂徵狀等。

訪: 吸食氯胺酮會對腦功能造成甚什傷害呢?

姚: 我們透過臨床前期實驗,在老鼠及猴子身上使用氯胺酮,發現長期使用氯胺酮會導致各區神經纖維退化,令到腦神經細胞死亡,導致腦萎縮。

一、海馬體 (Hippocampus, 負責短期記憶功能) 萎縮引致短期記憶功能受創,K仔亦同時破壞快速回想區域 (Rapid Recall Area)功能,影響對事物的聯想能力 (Association)。正如之前例子所說,媽媽在你前面經過,但你不能即時聯想起她就是你的媽媽。

二、前額葉 (Prefrontal Cortex, 負責長期記憶、行為決策、情緒控制等功能) 萎縮,導致反應遲鈍、記憶力變差、行為及情緒失控。例如,有人一巴掌打落你塊面,你不能即時作出反應,較一般人反應緩慢。

三、臨床實驗亦發現在6個月內保持使用氯胺酮會出現TAU蛋白質突變,加快出現老人痴呆徵狀,而一般中國人60 – 70 歲出現的認知功能障礙,可能在 40 – 50 歲便會出現。

四、而最危險的是破壞腦幹 (Brainstem) 神經細胞,影響控制呼吸功能及其他維生功能,例如心跳、血壓等。不時有吸毒病人突然猝死,就是因為腦幹神經細胞受傷害。

訪: 以現今醫療技術有沒有藥物或手術可治療或修補已死亡的腦神經細胞?

姚: 經人體驗證,吸食氯胺酮一年多腦神經纖維便開始發脹,導致腦神經細胞死亡,令不同區域出現萎縮。吸食氯胺酮超過三年後,腦萎縮的情況會變得顯著,即大部份腦神經細胞已經死亡,以現今醫療技術是沒有可能令死了的腦神經細胞重生。最可怕的是就算停食了,亦會繼續萎縮一段時間才會停下來。

訪: 家人或親友又如何察覺腦神經出現問題?

姚: 如果開始發現吸食K仔的親人記憶力轉差、反應變得緩慢、情緒和行為失控、或行動變得緩慢,應立即求醫或向醫生查詢。

訪: 有人吸食K仔同時吸食其他毒品,後果會如何?

姚: 後果是非常危險,基於現今仍沒有實驗證明K仔加其他毒品一同吸食會有甚麼效果,但按藥理反應分析,同時吸食兩種毒品的即時效果可以好嚴重。例如,K仔與興奮劑一同吸食 (冰毒、可卡因或者大麻),其興奮狀態會增強,延長或出現更多精神分裂徵狀,疑神疑鬼,幻聽幻覺等問題,成個人都會變得錯亂,對他人或自身安全構成嚴重威?。加上冰毒是一種非常危險的毒品,如果本身有家族成員患有精神分裂症,吸食冰毒會會增加精神分裂發病風險,到時除了戒毒之外,還要醫治精神分裂徵狀,加重社會醫療負擔。

訪: 最後,我們想知有甚?原因令你堅持十多年進行對毒品有關的研究?

姚: 我相信醫療同教育是人人平等,不論貧富傷健,每個人也應該享有同等機會及權利,亦不應因為有人曾經吸毒而被剝奪此機會及權利。但另一方面吸食毒品,不單只是對個人生理及心理造成損害,同時破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及加重政府長遠經濟負擔。作為教授醫生,我好希望能夠幫助到病人同時透過科學研究為社會帶來改變,教育下一代。



念念不忘而遺憾終生

近月,一首廣東歌在網上牽起一輪”洗版”熱潮,勾起一眾網民對某人某事所念念不忘的回憶。然而,對致電禁毒熱線或即時通訊的求助者來說,吸食危害精神毒品 (簡稱:吸毒) 就好像跟毒品談戀愛一樣,一但愛上了便難以把它忘記。就算有一天決絕地把它戒掉,決定從此互不相見,亦恐怕有一天在某時某地相遇時,會重燃心中一絲念念之情。

染上毒癮比起懷念一段不能開花結果的戀情更為悲慘,縱使兩者的過程及心態有點相似,但染上毒癮會造成更嚴重的影響和後果。在常見的求助個案中,很多時因為沒有收入,經常向家人索取或騙取金錢,最終賒借無門便被迫走上販毒的道路,導致家庭破裂,不時進出監獄。更可怕的是,毒品會逐漸破壞腦神經細胞及體內器官,嚴重影響身心健康,不少求助個案均反映有幻聽幻覺、情緒失控、有自殺念頭、失眠、自殘、尿頻、胃痛、等身心問題。相比起念念不忘的戀情,染上毒癮讓人付出更沉重的代價,對個人、家庭、社會均造成嚴重的傷害。

所以在協助求助者處理吸毒問題時,我們社工除了運用輔導技巧來激發他們戒除毒癮的動機,作出適時介入,增強他們向毒品“講分手”的決心之外,我們還需要與求助者及家人聯手一起定立適應計劃,如何不再購買、吸食、抗拒誘惑、接納及鼓勵家人戒毒、等預防及支援工作。而在戒毒治療過程當中,我們要預備求助者有復吸的可能性,檢討復吸原因,準備再一次從新出發。整個戒毒過程會是艱辛且反覆不定,但我們相信只要能夠踏出第一步,向戒毒專業服務尋求協助,生命便會有新的轉機,不會怕因念念不忘而遺憾終生。